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时尚新闻 >

如果没有通宵赶作业大学才真是白过了!


发布日期:2022-06-20 09:04   来源:未知   阅读:

  大家一定还记得,几年前网上流传过这样一张照片:在哈佛大学图书馆里,座无空席,学生通宵达旦,挑灯夜战。虽然后来有该校学生证实,这张照片是期末拍的,其中有不少学生也只为了考试临时抱佛脚。不过,在哈佛大学乃至所有美国大学,学生们的压力确实是非常大的,而压力的直接来源则是GPA。为了提高GPA,大多数学生都是“舍身忘死”。

  近日,《职业心理学:研究与实践》所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国大学平均每年约有1100名本科生自杀, 相当于每10万名大学生中,每年平均有 6.5名自杀,高居全球榜首。而自从1950年以来,美国15~24岁的青少年自杀率扩大了3倍,这一数据还在继续攀升,并从2009年的6.3%上升到 了2015年的7.8%。在美国大学群体中,每六人就有一人认线人中就有一人有过轻生企图。而在 1950年,自杀还只是排名第五位的死亡原因,到了现在已经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交通事故。

  自杀率的提升,无疑是大学压力的持续增大。根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项目主管凯文· 伊根的调查,目前,美国大一新生认为“偶尔或者经常感到压力过 大”的学生比例,从2005年的24%跃升到了2014年的34%。2014年,在美国的大学生中,只有一半的大学新生认为自己在情绪健康方面“达到一般水平或更好一点”,延续了从1985年的63%到2005年54%的下降趋势。根据 《职业心理学:研究与实践》中的文章分析,学业、学费、校园暴力是美 国大学生压力的主要来源。

  位于纽约的杰德基金会长期致力于防止大学生自杀。该基金会医学主任、心理医生维克多·施瓦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 示,学生自杀一般是因为多种原因 造成的,“常常是个人和家庭关系发生变故,也有酗酒和吸毒的原因。”维克多·施瓦茨说,上大学的年龄正是学生们开始学习独立、尝试极限和探索性别身份的年 龄,也是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开始出现的时候。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心理咨询服务部主任威廉·亚历山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哥伦比亚大学、宾大这样的常青藤大学,学生往往面对着比其他学 校更加巨大的压力,大部分学生可以适应,但还有少部分人却苦苦挣扎,“这也许是他们第一次在一个学术群体里不能轻易地出类拔萃。”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申梦晗介绍,在哥伦比亚大学乃至所有美国大学里, 学生们在学习上确实是不偷懒的,除了平时上课和参加学 校活动之余,大家都会泡在图书馆做作业,比起学生活动中心或者宿舍,晚上图书馆才是最热闹的地方。一般一门课有一到两个期中考试、 四到十份作业、一篇论文或者一个小组项目,还有一个期末考试。每一个环节都会算上分数。所以,为了拿4.0的完美GPA,在不能确保自己期中、期末考试都拿满分的情况下,大家都力求每一份作业拿满分。申梦晗表示,对于美国大学生来说,如果没有通宵赶作业,青春才是白过了。每当校友聚餐,大家都会津津有味地聊起当年一起熬夜做作业的流金岁月,“革命友谊”也是在图书馆里建立起来的。

  “在美国,大多数用人单位在招聘时,对GPA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基本要3.7以上。”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大学生会主动地估算一下:我到底要拿到什么样的成绩,才能达到公司的底线。这样算出的结果,往往都是多少门课要拿到A,于是他们也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努力学习。因此,哪怕只是一份占总成绩5% 以下的作业没有拿到满分,他们都会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有趣的是,在美国,他们往往不会只因为学校排名而筛选人。相比之下,一所名牌学校里成绩一般的人往往不如一所非名牌学校但成绩优异的人更受企业喜欢。对于大部分工作来说,企业需要的员工不一定是最聪明的人, 但他们需是能够把已有资源运用到极致且愿意听从指挥的人。

  申梦晗介绍,自己在美国读大学时,印象最深的一份作业是“美国宏观经济”课程。课程要求学生用两页纸做的一份政策建议,给奥巴马提出如何降低 1%的失业率的方案。别看才区区的两页纸,为了算出这个1%的失业率,首先,学生需要重新温习所有降低失业率的政策工具;其次,需要阅读近一年的宏观经济的报告,从而了解各个经济指 数的走向;最后,还需要借用学术论文和政策工具来算出哪个工具降低失业率最快和最有效。

  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的统计数据,近三年来,美国家庭的中位年收入来都稳定在51000~52000美元之间。而根据美国国家教育数 据中心的数据 显示,不包括日常生活开销,公立大学对州内学生的学费住宿费共为17474美元,私立大学的年花销为35074美元。根据这一数据估算,无论是私立大学还 是公立大学,大学生的年花销接都接近两万美元或以上,几乎占到了家庭年收入的一半,而私立大学花销则近乎翻番,需要一个家庭一年的收入来承担。

  美 国大学校院心理辅导中心主任协会主席、俄亥俄州立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负责人夏尔马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学生们来寻求治疗时说着: ‘我刚得了这辈子的第一个C,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想进医学院啊怎么办,我受不了了。”夏尔马介绍,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因学业压力导致的心理健康问题来寻 求帮助。

  不过,夏尔马表示,在更多的情况下,这种焦虑都是可以化解的。这种压力为学生带来的焦虑症状都比较轻微,呈间歇性或临时性,常表现为学生因正常的个人发展问题而苦恼。

  而近年来美国政府和高校也在不断调整政策。首先,在美国,所有的大学生报到时,都需要提供保险证明。而美国大学健康协会要求,大学生健康保险项目必须包括心理健康条目。

  大家一定还记得,几年前网上流传过这样一张照片:在哈佛大学图书馆里,座无空席,学生通宵达旦,挑灯夜战。虽然后来有该校学生证实,这张照片是期末拍的,其中有不少学生也只为了考试临时抱佛脚。不过,在哈佛大学乃至所有美国大学,学生们的压力确实是非常大的,而压力的直接来源则是GPA。为了提高GPA,大多数学生都是“舍身忘死”。

  近日,《职业心理学:研究与实践》所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国大学平均每年约有1100名本科生自杀, 相当于每10万名大学生中,每年平均有 6.5名自杀,高居全球榜首。而自从1950年以来,美国15~24岁的青少年自杀率扩大了3倍,这一数据还在继续攀升,并从2009年的6.3%上升到 了2015年的7.8%。在美国大学群体中,每六人就有一人认线人中就有一人有过轻生企图。而在 1950年,自杀还只是排名第五位的死亡原因,到了现在已经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交通事故。

  自杀率的提升,无疑是大学压力的持续增大。根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项目主管凯文· 伊根的调查,目前,美国大一新生认为“偶尔或者经常感到压力过 大”的学生比例,从2005年的24%跃升到了2014年的34%。2014年,在美国的大学生中,只有一半的大学新生认为自己在情绪健康方面“达到一般水平或更好一点”,延续了从1985年的63%到2005年54%的下降趋势。根据 《职业心理学:研究与实践》中的文章分析,学业、学费、校园暴力是美 国大学生压力的主要来源。

  位于纽约的杰德基金会长期致力于防止大学生自杀。该基金会医学主任、心理医生维克多·施瓦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 示,学生自杀一般是因为多种原因 造成的,“常常是个人和家庭关系发生变故,也有酗酒和吸毒的原因。”维克多·施瓦茨说,上大学的年龄正是学生们开始学习独立、尝试极限和探索性别身份的年 龄,也是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开始出现的时候。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心理咨询服务部主任威廉·亚历山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哥伦比亚大学、宾大这样的常青藤大学,学生往往面对着比其他学 校更加巨大的压力,大部分学生可以适应,但还有少部分人却苦苦挣扎,“这也许是他们第一次在一个学术群体里不能轻易地出类拔萃。”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申梦晗介绍,在哥伦比亚大学乃至所有美国大学里, 学生们在学习上确实是不偷懒的,除了平时上课和参加学 校活动之余,大家都会泡在图书馆做作业,比起学生活动中心或者宿舍,晚上图书馆才是最热闹的地方。一般一门课有一到两个期中考试、 四到十份作业、一篇论文或者一个小组项目,还有一个期末考试。每一个环节都会算上分数。所以,为了拿4.0的完美GPA,在不能确保自己期中、期末考试都拿满分的情况下,大家都力求每一份作业拿满分。申梦晗表示,对于美国大学生来说,如果没有通宵赶作业,青春才是白过了。每当校友聚餐,大家都会津津有味地聊起当年一起熬夜做作业的流金岁月,“革命友谊”也是在图书馆里建立起来的。

  “在美国,大多数用人单位在招聘时,对GPA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基本要3.7以上。”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大学生会主动地估算一下:我到底要拿到什么样的成绩,才能达到公司的底线。这样算出的结果,往往都是多少门课要拿到A,于是他们也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努力学习。因此,哪怕只是一份占总成绩5% 以下的作业没有拿到满分,他们都会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有趣的是,在美国,他们往往不会只因为学校排名而筛选人。相比之下,一所名牌学校里成绩一般的人往往不如一所非名牌学校但成绩优异的人更受企业喜欢。对于大部分工作来说,企业需要的员工不一定是最聪明的人, 但他们需是能够把已有资源运用到极致且愿意听从指挥的人。

  申梦晗介绍,自己在美国读大学时,印象最深的一份作业是“美国宏观经济”课程。课程要求学生用两页纸做的一份政策建议,给奥巴马提出如何降低 1%的失业率的方案。别看才区区的两页纸,为了算出这个1%的失业率,首先,学生需要重新温习所有降低失业率的政策工具;其次,需要阅读近一年的宏观经济的报告,从而了解各个经济指 数的走向;最后,还需要借用学术论文和政策工具来算出哪个工具降低失业率最快和最有效。

  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的统计数据,近三年来,美国家庭的中位年收入来都稳定在51000~52000美元之间。而根据美国国家教育数 据中心的数据 显示,不包括日常生活开销,公立大学对州内学生的学费住宿费共为17474美元,私立大学的年花销为35074美元。根据这一数据估算,无论是私立大学还 是公立大学,大学生的年花销接都接近两万美元或以上,几乎占到了家庭年收入的一半,而私立大学花销则近乎翻番,需要一个家庭一年的收入来承担。

  美 国大学校院心理辅导中心主任协会主席、俄亥俄州立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负责人夏尔马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学生们来寻求治疗时说着: ‘我刚得了这辈子的第一个C,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想进医学院啊怎么办,我受不了了。”夏尔马介绍,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因学业压力导致的心理健康问题来寻 求帮助。

  不过,夏尔马表示,在更多的情况下,这种焦虑都是可以化解的。这种压力为学生带来的焦虑症状都比较轻微,呈间歇性或临时性,常表现为学生因正常的个人发展问题而苦恼。

  而近年来美国政府和高校也在不断调整政策。首先,在美国,所有的大学生报到时,都需要提供保险证明。而美国大学健康协会要求,大学生健康保险项目必须包括心理健康条目。

  近日,《职业心理学:研究与实践》所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国大学平均每年约有1100名本科生自杀, 相当于每10万名大学生中,每年平均有 6.5名自杀,高居全球榜首。而自从1950年以来,美国15~24岁的青少年自杀率扩大了3倍,这一数据还在继续攀升,并从2009年的6.3%上升到 了2015年的7.8%。在美国大学群体中,每六人就有一人认线人中就有一人有过轻生企图。而在 1950年,自杀还只是排名第五位的死亡原因,到了现在已经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交通事故。

  自杀率的提升,无疑是大学压力的持续增大。根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项目主管凯文· 伊根的调查,目前,美国大一新生认为“偶尔或者经常感到压力过 大”的学生比例,从2005年的24%跃升到了2014年的34%。2014年,在美国的大学生中,只有一半的大学新生认为自己在情绪健康方面“达到一般水平或更好一点”,延续了从1985年的63%到2005年54%的下降趋势。根据 《职业心理学:研究与实践》中的文章分析,学业、学费、校园暴力是美 国大学生压力的主要来源。

  位于纽约的杰德基金会长期致力于防止大学生自杀。该基金会医学主任、心理医生维克多·施瓦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 示,学生自杀一般是因为多种原因 造成的,“常常是个人和家庭关系发生变故,也有酗酒和吸毒的原因。”维克多·施瓦茨说,上大学的年龄正是学生们开始学习独立、尝试极限和探索性别身份的年 龄,也是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开始出现的时候。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心理咨询服务部主任威廉·亚历山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哥伦比亚大学、宾大这样的常青藤大学,学生往往面对着比其他学 校更加巨大的压力,大部分学生可以适应,但还有少部分人却苦苦挣扎,“这也许是他们第一次在一个学术群体里不能轻易地出类拔萃。”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申梦晗介绍,在哥伦比亚大学乃至所有美国大学里, 学生们在学习上确实是不偷懒的,除了平时上课和参加学 校活动之余,大家都会泡在图书馆做作业,比起学生活动中心或者宿舍,晚上图书馆才是最热闹的地方。一般一门课有一到两个期中考试、 四到十份作业、一篇论文或者一个小组项目,还有一个期末考试。每一个环节都会算上分数。所以,为了拿4.0的完美GPA,在不能确保自己期中、期末考试都拿满分的情况下,大家都力求每一份作业拿满分。申梦晗表示,对于美国大学生来说,如果没有通宵赶作业,青春才是白过了。每当校友聚餐,大家都会津津有味地聊起当年一起熬夜做作业的流金岁月,“革命友谊”也是在图书馆里建立起来的。

  “在美国,大多数用人单位在招聘时,对GPA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基本要3.7以上。”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大学生会主动地估算一下:我到底要拿到什么样的成绩,才能达到公司的底线。这样算出的结果,往往都是多少门课要拿到A,于是他们也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努力学习。因此,哪怕只是一份占总成绩5% 以下的作业没有拿到满分,他们都会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有趣的是,在美国,他们往往不会只因为学校排名而筛选人。相比之下,一所名牌学校里成绩一般的人往往不如一所非名牌学校但成绩优异的人更受企业喜欢。对于大部分工作来说,企业需要的员工不一定是最聪明的人, 但他们需是能够把已有资源运用到极致且愿意听从指挥的人。

  申梦晗介绍,自己在美国读大学时,印象最深的一份作业是“美国宏观经济”课程。课程要求学生用两页纸做的一份政策建议,给奥巴马提出如何降低 1%的失业率的方案。别看才区区的两页纸,为了算出这个1%的失业率,首先,学生需要重新温习所有降低失业率的政策工具;其次,需要阅读近一年的宏观经济的报告,从而了解各个经济指 数的走向;最后,还需要借用学术论文和政策工具来算出哪个工具降低失业率最快和最有效。

  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的统计数据,近三年来,美国家庭的中位年收入来都稳定在51000~52000美元之间。而根据美国国家教育数 据中心的数据 显示,不包括日常生活开销,公立大学对州内学生的学费住宿费共为17474美元,私立大学的年花销为35074美元。根据这一数据估算,无论是私立大学还 是公立大学,大学生的年花销接都接近两万美元或以上,几乎占到了家庭年收入的一半,而私立大学花销则近乎翻番,需要一个家庭一年的收入来承担。

  美 国大学校院心理辅导中心主任协会主席、俄亥俄州立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负责人夏尔马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学生们来寻求治疗时说着: ‘我刚得了这辈子的第一个C,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想进医学院啊怎么办,我受不了了。”夏尔马介绍,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因学业压力导致的心理健康问题来寻 求帮助。

  不过,夏尔马表示,在更多的情况下,这种焦虑都是可以化解的。这种压力为学生带来的焦虑症状都比较轻微,呈间歇性或临时性,常表现为学生因正常的个人发展问题而苦恼。

  而近年来美国政府和高校也在不断调整政策。首先,在美国,所有的大学生报到时,都需要提供保险证明。而美国大学健康协会要求,大学生健康保险项目必须包括心理健康条目。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法律在线  |   女性生活  |   科技前沿  |   教育新闻  |   星声星语  |   热透新闻  |   历史咨询  |   财经资讯  |   军事新闻  |   娱乐新闻  |  


Power by DedeCms